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每當夏天來到時,姥爺總會帶我去洗海澡。在我七歲那年,在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游泳遊戲中發生了一件事令我至今難忘。 那天,姥爺沒看天氣預報,就如往常一樣陪我來到了海邊。真不幸,正好遇上漲大潮,海浪像巨龍一樣拍打海灘,飛速湧來的海流讓人無法控制方向。我失望極了,垂頭喪氣的走在被陽光曬暖的沙灘上。 姥爺是個守信的人,他似乎不想因為漲潮讓我掃興而歸,雖然我並沒有那麼想。 姥爺仔細觀察了大海,低頭想了想,突然,高興的說道:“有了,咱們等到海浪退去時,飛快地跑入海中,抓住靠近岸邊的鯊魚網,不過不要鬆手離開!”說完了,我們便看準機會,跑進了大海。誰知,海流的力量太大了,把我推離了鯊魚網,姥爺趕緊緊跟在了我的後面。 我終於體力不支堅持不住了,讓姥爺帶我上岸,這時,姥爺發現身邊有救護船,便叫了過來。小船把我帶回了岸邊,姥爺自己也游了回去。 在沙灘上回過神來,我還是不願意離開,被這大海深深地吸引了。還想再玩一會兒,但又不敢,害怕有危險。老爺說:“沒事,我用手托著你在水中玩就行了!”天哪,他都六十五歲了,還能這樣嗎?可姥爺就是為了讓我高興,對自己的身體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在水中玩了一會兒,我便覺得應該回去了,真是留戀不捨。姥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便說:“我無所謂,只要你高興就行了。” 時光在玩鬧中悄悄溜走,中午過去了,我們也該回家了,可老爺兩腿發麻,一走,便被路上的小石子絆了一下,把腿摔紫了,腿也抽了筋,回家後在床上躺了半個月。 這件事雖然過去很久了,但深深銘記在我的心中。每當夏天,我再眺望那藍色大海的深處時,都會想起那次游泳發生的一幕幕。它是我最深刻的童年記憶之一,等我長大後,我要講給我的孩子、孫子聽,告訴他們我的姥爺在我的心中很偉大!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很長時間沒有寫作了。 忙碌、變故,工作、家庭,紛繁的世事壓在身上,纏在心裡,沒有一刻能夠靜得下心來。即使夜深人靜,一個人坐在電腦前,面對打開的Word文檔,冥思苦想,手指下,卻敲不出令人心儀的文字了。 承受著接踵而來的瑣碎的痛楚,無奈的浮躁在心底迂旋升騰,一顆浮躁不安的靈魂,注定是與清雅端麗的文字無緣的。 每每讀到文友發表的作品,聽到文友的詰問,心裡便是深深的遺憾和慚愧,怎奈走不出心靈浮躁不安的藩籬,又怎能奢求靈魂的自由和馳騁呢? 大凡寫作,是需要一份心靈寧靜,或者說是一種心靈孤獨的,或許,這份心靈的獨處與孤寂,正是靈魂之駒自由馳騁的蒼茫草原呢。 只是身在世俗,一個凡夫俗子又怎能脫得開生活的煙熏火燎呢? 想起那年在南京,站在一個初春的梅園裡,面對繁花似錦的偌大梅園,卻引不起我品梅的絲毫雅興了。思維裡,凌寒獨放、暗香疏影、俏不爭春應是梅的品格吧。而眼前,大片大片的梅林,朵朵疊疊的梅花,炫耀在遊人如織的暖陽裡,爭寵在嬌吟依依的香風裡,一時了無生趣的心緒,竟讀不出梅的半點斑斕了。憶起《紅樓夢》裡賞梅的情節,曹公筆下的“琉璃世界白雪紅梅”,是何等的令人賞心悅目啊,獨處高潔,冷艷寒香,梅,是容不得俗流的“妙玉”“黛玉”之流吧。“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梅,當是竹籬茅舍前的倩影,當是空谷瘦石旁的花魂啊。 孤獨而自由的靈魂最美。 “不要問我從那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夢裡,撒哈拉沙漠,一個身影,為了夢中的橄欖樹,依然風塵僕僕,踽踽前行…… 也夢想,做一個孤獨的流浪者。一個人,穿越敦煌的蕭蕭烈風淒淒黃沙,讓胸腔裡的喘息,融入千年壁畫的錚錚和鳴;一個人,行走在雪域高原的藍天白雲下,長跪於轉經輕揚的喇嘛廟前,用納木措湖的清水,將迷惘的心兒洗淨,將蒙塵的雙眼洗亮;一個人,選一處南國的水鄉或古村落,租一處倚水或臨街的小屋,住下來,用足夠的光陰,用足夠的情致,聆聽小橋流水的聲音,聆聽木屋廊簷下的風鳴,聆聽春天裡的槳影聲聲,聆聽一個客居他鄉的靈魂那孤獨而自由的呼吸。 做一個孤獨的流浪者。夢想。只是夢想? 暫且放下一段長長的心煩意亂,趁一個風清雲高的週末回老家爬山。爬上高高的一座山巒,山巔處,一株碩大的古柏迎風而立。雖然那龜裂的樹幹盤虯彎曲,刻滿了歲月的屐痕,但它頂起的一樹綠色,在風中,在高高的山頂上,向著藍藍的天空,努力伸展著,伸展著。 一色的荒蕪裡,古柏獨自而屹,一百年?一千年?多少白雲飄過,晚霞西墜,多少狂風暴雨,雷擊長空……古柏只是默默,揮一揮參天的枝梢,時空的隧道裡,一切煙消雲散了,只留下一圈圈記憶的年輪,渾厚若史。 石縫中,一叢如星星般的山花獨自綻放。我瞥見,淡紫的花瓣,在清冷的陽光下,正悄悄吐露出梅的神英。 又想起南京的梅園。隨風,輕輕吟起自己的一首詩: …… 好看的花兒被蠱惑的芒刺破/流失了笑的顏色/一隻蝴蝶飛過落下/烤焦了翅膀/變作青蟲鑽進流淚的花蕊 每一個花瓣都映著青蟲的影子/稀疏的枝葉已不能呼吸 逃離,逃離,花魂走了/丟了魂的花朵/沒了色彩/也沒了痛 花魂/在灰色裡流浪/尋夢,尋夢/夢中的雪地/一枝寒梅,綻放如血 北方的山上沒有梅。此刻,只有一株刻滿滄桑的柏樹,站在這裡,守望著歲月,孤獨而自由的歲月,觀雲,聽雨,沐風……百年,千年…… 站在孤寂而立的古柏前,我努力伸出雙臂,指尖滑過,一股清涼的風,亙古未斷……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寂寞孤獨的時候,你在哪裡;我害怕顫抖的時候,你在哪裡;我難過哭泣的時候,你在哪裡;我在病痛中掙扎的時候你又在哪裡。 你不見了,你走遠了……其實你--不愛我! 總是用工作逃避我的眼神,總是用很忙推委跟我的約會,總是…… 難道你不知道相處若沒有愛情的滋潤是會淡去的。就像一杯茶,一次次的沖泡而不加任何補充就會變淡,最終就是一杯帶雜質的白水而已。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想著你就給你寫信了。 昨天你說我們以後要少見面,聽到你的話,心情真的難受到了極點。我知道你是後怕,可是當時我真的感覺你不要我了,你要離開我。只有我自己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 我珍惜著你給我的每一份關愛,珍惜著這份刻骨銘心的感情。你給我鼓勵幫助的同時,給我無限的自信,你從沒有低看我的人格,這是我人生中沒有任何人能比擬的。 盤古開天時,女媧用泥捏出了男人,又用男人的骨骼造出了女人,這對男女的生命從此就成了一個整體。雖然你今生都將不屬於我,但是我要對你說:你一定就是我的那塊肋骨。沒有在決定人生命運的時候認識你,是我一輩子的遺憾。我要對自己的那塊骨骼說: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愛你,今生你都將佔住著我的整個情感空間! 你說過,以後只在我很想你的時候才見你,你也才答應見我。我不知道你能多久能想我一次,可我每天都是那樣的想你,我的心中已全部是你!!!你相信嗎,為了要見你,我給自己可以找到n個見你的理由,為了能見你,感受你的氣息,我可以放棄我的任何一切,包括我的身體。 人只要和感情沾上了邊,那麼痛苦也就如影隨行。你說過,你以前是那樣的陽光,是那樣的活力,可認識我以後,你憂鬱了,憔悴了。是的,有時,對自己傷害最大的卻是自己最心愛的人。因為在乎,所以銘心!我是個脆弱、懦弱且不會說話的人,對你的傷害不是我的本意,你是我最愛的人,我怎麼捨得傷害你啊!但對你的在乎,往往讓我管不了自己的語言和行為,深深地對你說:對不起! 你說過很多次,我口是心非。真是那樣嗎?不!對你,我傾注了我全部的感情,我的良心可以作證。在以後的日子裡,我會努力地按你的要求去做,想你了,就看看前面我們的信件,回憶我們相聚的種種。我心中最大的悲哀我們之間只有回憶,沒有憧憬。這種痛苦也必定和這種刻骨銘心一樣只能埋藏在心底! 我深愛的人啊,但願你能時時感覺到,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我永遠都伴隨在你身旁,就算你失去了整個世界,你也還有他!

| 5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題記:絲絲芳心動,步步驚心魂。幾度頻別離,幾回淚濕衣。 【絲絲心動】 江南有煙雨,煙雨有紅塵。 一縷初冬的風,斷斷續續的從窗前飄過。 一絲溫溫柔柔的心動,別在秀髮上,藏在衣襟裡。 風起雲湧,驚起了一潭寧靜的心。日出花開,掀起了一灘潮濕的淚。 夢海的心事在煙雨裡得到延續,輕取那些最動人的畫面,精心勾勒一幅恰到好處的丹青。於是,感恩的靈魂在紅塵的載體裡得到重生。 走近楊柳青青,步入好心情,在陌生的驛站流浪,細碎的腳步來也匆匆,去也忙忙。我不知道,那些善意的建議,中肯的意見是不是觸動了我的心扉,我只知道,無論走到哪裡,我都始終找不到那種溫馨家園的感覺。 重複打開那些被時光打磨得失去光彩的文章,不知疲倦的發稿,審稿,寫稿。那些曾經被我當成繡花一樣用心打造的文章,無論放在哪裡都找不回往昔的成就感。 在暫時停靠的港口幾度尋尋覓覓,猶猶豫豫。究竟哪裡才是我應該扎根的地方? 從一個站點步入另一個站點,考驗的是人的耐心,信心。曾經以優美的弧線在煙雨紅塵畫下了一個個完美的句號,不料那些閃爍著紅色的精華光環,在其他驛站變成一堆毫不起眼的詞彙,被人漫不經心的隨便幾句評語應付了事。 時而沉浸在文章被冷漠對待的苦悶中,時而飛揚在文章被推薦刊登的喜悅中,一篇篇古老的文字,在百折不屈中,頂著不同角度的看法,重新煥發出旺盛的生命力。 一篇篇熱情洋溢的按語溫暖了被通過,被推薦的黯淡心情。在起起落落的情緒中,我終於看到了自己的實力,盼到了被人認可的一天。那些遭遇冷落的悲慘日子,現在成為鞭策我寫作的動力,沒有永遠的精華,沒有永遠的照顧,只有永遠的追求,只有永遠的夢海。 曾經的痛苦,曾經的失落,在重新回到熟悉的煙雨紅塵中被一洗而光,那些飄逸著憂愁,飄蕩著不滿的日子再次被感激的心所取代,一絲心動,換來了現在的絲絲心動,心動的是寫作為我帶來的樂趣,心動的是大家為我帶來的關懷,心動的是煙雨為我帶來的收穫。 【步步驚心】 心動煙雨,煙雨驚心。 如果說文章的點擊率高,評論多,能夠代表一個人的寫作水平,那麼我只有甘拜下風的份。 如果說不需要注重編輯的點評,不需要在意文章的等級,自己的文章就能得到別人的認證,那麼我也只好自歎不如。 如何才能做一個腳踏實地,毫不張揚的作者?如何才能不被浮誇的文風所影響,執著的堅持自己的寫作風格,我想自己是多多少少在往這個方向努力的。 無論文章的點評如何,無論文章的等級如何,即便是在最不理想的情況下,我也學會了坦然面對,畢竟那些高速旋轉的光環對我來說已經成為過去,我更想以一顆平常心,以不求榮辱的態度去寫自己的文章,去走自己的路。 夢海鮮花盛開,晴空艷陽普照,如果沒有那一次的短暫別離,或許我還浸染在沾沾自喜中。 煙雨,曾經是我夢寐以求的溫馨家園,哪怕在我離開後,我也戀戀不忘,情不自禁的把它拿起來,跟其他驛站比照。 如果煙雨也像楊柳青這樣注重文學氛圍就好了,如果紅塵也像好心情這樣注重提高作者的創作積極性就好了。反過來,我常常會在心裡跟自己對話:哪怕楊柳再青,氛圍再好,它也比不上煙雨的人氣旺,哪怕好心情再好,措施再多,它也比不上紅塵的人情味十足。 瞻前顧後,前後思量,除了照顧情愫比較重外,煙雨還有哪些不足呢?除了人情精華比較多外,紅塵還有哪些需要改進呢?為了這個問題,我踩著步步驚心的地雷,再次走進我親切的家園,決心為它再盡一點微薄之力。 【幾度別離】 投入紅塵,化身煙雨。簡單的心願,化為具體的行動。 再度當上散文編輯的夢海,以雙倍的責任感去審稿。我要把在其他地方受到的好評,發揮到這個陪我一起成長的網站。 忘不了,一回回收到作者充滿感激的留言,自己的點評能夠受到作者的認可是當編輯的最大心願。忘不了,一次次收到接受好友的請求,哪怕現在的自己很少在聊天上多花時間,我也不吝嗇那輕輕的點擊。 時間有限,精力有限,我卻依然一如從前地熱愛編輯這份工作,我盡量抽出時間來審閱會員的文章,盡量用心領會作者的心聲,力圖點評到位,中肯,不會出偏錯。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熱愛它,儘管不只一次的提醒自己,還有其他編輯在,不用自己這麼緊張。 可是,每次上網最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迅速打開煙雨紅塵,瀏覽下有沒有待審文章,如果沒有就會安心的關掉頁面,相反,就會滿懷喜悅的打開一篇篇稚嫩的,成熟的,精緻的,樸實的,風格迥異的文章來審閱,這已經成為每天的必修課之一了。 正因為一次的離別經驗,正因為曾經的工作夥伴陸續離開,我才更加深刻的體會到聚散匆匆的傷感及無奈。知道遠在天涯的他也曾經深深熱愛過編輯這份工作,想起還有人比夢海更眷戀編輯這份工作,我更會提醒自己,不要輕易忘記自己身上還背負著另一個人的願望,多為他看幾篇文章,權當是對他的回報吧! 【幾回淚濕】 風中吟唱,夢里長歎。 紅塵的時光已經掩蔽住塵封的記憶,留下淚水醮成的思念。 一個個熟悉而親切的名字,在煙雨的迷離中漸行漸遠。那些因文字結緣的朋友,一個個離夢海而去。 曾經相伴於煙雨的每一個角落,曾經相攜於紅塵的每一步腳印,曾經相約於煙雨紅塵的各處頻道。那個曾經一起談詩論文,在平平仄仄的韻律中續寫詩篇的人哪兒去了?那個曾經風靡詩歌頻道、無微不至的關心每一個新會員的的西子姐姐哪兒去了?那些曾經談笑風生,四處留評的名字哪兒去了? 傷感別離,離別感傷。多麼希望天下有不散的筵席!多麼希望紅塵裡有不斷的情誼。 搖動思念的風鈴,鈴聲響徹夢海,響徹煙雨的每一個頻道。 在這個張揚個性,大顯身手的江湖裡,唯有跟著自己的腳步走,不隨波逐流,才能闖出一條康莊大道來。 我的朋友們,感謝你們的賀卡,感謝你們的禮物,感謝你們對夢海的心意。 讓我們張開理想的翅膀,放飛虛榮的心理,腳踏實地的從頭做起,從零開始,寫實實在在的文字,抒真真正正的情,不要無病呻吟,不要東施效顰,不要畫蛇添足,只要我們錦上添花,畫龍點睛,我們都能做自己的明星,做文字的主人。 清風徐徐吹來,吹濕了期盼的眼睛。略過以往的不足,省去從前的成功,從頭開始,從現在做起。 思念的眼淚就在風中吹乾吧!一如既往的支持你,一如既往的欣賞你,一如既往的包容你,為了煙雨更好的明天,為了我們更好的未來,讓我們一起唱響感恩的心,繼續徜徉在煙雨裡!真誠希望,離開的人還有一天會再回來,真誠祝願,每一個愛好文字的人都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 1st May 2012 | 一般 | (6 Reads)
煮雪如果真有其事,別的東西也可以留下,我們可以用一個空瓶把今夜的桂花香裝起來,等桂花謝了,秋天過去,再打開瓶蓋,細細品嚐。   把初戀的溫馨用一個精緻的琉璃盒子盛裝,等到青春過盡垂垂老矣的時候,掀開合蓋,撲面一股熱流,足以使我們老懷堪慰。    這其中還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情趣,譬如將月光裝在酒壺裡,用文火一起溫來喝……此中有真意,乃是酒仙的境界。    有一次與朋友住在獅頭山,每天黃昏時候在刻著“即心是佛”的大石頭下開懷痛飲,常喝到月色滿佈才回到和尚廟睡覺,過著神仙一樣的生活。最後一天我們都喝得有點醉了,攜著酒壺下山,走到山下時頓覺胸中都是山香雲氣,酒氣不知道跑到何方,才知道喝酒原有這樣的境界。   有時候抽像的事物也可以讓我們感知,有時候實體的事物也能轉眼化為無形,歲月當是明證,我們活的時候真正感覺到自己是存在的,歲月的腳步一走過,轉眼便如雲煙無形。但是,這些消逝於無形的往事,卻可以拿來下酒,酒後便會浮現出來。   喝酒是有哲學的,準備許多下酒菜,喝得杯盤狼籍是下乘的喝法;幾粒花生米一盤豆腐乾,和三五好友天南地北是中乘的喝法;一個人獨斟自酌,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是上乘的喝法。   關於上乘的喝法,春天的時候可以面對滿園怒放的杜鵑細飲五加皮;夏天的時候,在滿樹狂花中痛飲啤酒;秋日薄暮,用菊花煮竹葉青,人與海棠俱醉;冬寒時節則面對籬笆間的忍冬花,用臘梅溫一壺大曲。這種種,就到了無物不可下酒的境界。   當然,詩詞也可以下酒。俞文豹在《歷代詩餘引吹劍錄》談到一個故事,提到蘇東坡有一次在玉堂日,有一幕士善歌,東坡因問曰:“我詞何如柳七(即柳永)?”幕士對曰:“柳郎中詞,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詞,須關西大漢、銅琵琶、鐵棹板,唱‘大江東去’。”東坡為之絕倒。   這個故事也能引用到飲酒上來,喝淡酒的時候,宜讀李清照;喝甜酒時,宜讀柳永;喝烈酒則大歌東坡詞。其他如辛棄疾,應飲高梁小口;讀放翁,應大口喝大曲;讀李後主,要用馬祖老酒煮薑汁到出怨苦味時最好;至於陶淵明、李太白則濃淡皆宜,狂飲細品皆可。   喝純酒自然有真味,但酒中別摻物事也自有情趣。范成大在《駿鸞錄》裡提到:“番禺人作心字香,用素茉莉未開者,著淨器,薄劈沉香,層層相間封,日一易,不待花蔫,花過香成。”我想,應做茉莉心香的法門也是摻酒的法門,有時不必直摻,斯能有純酒的真味,也有純酒所無的餘香。我有一位朋友善做葡萄酒,釀酒時以秋天桂花圍塞,酒成之際,桂香裊裊,直似天品。   我們讀唐宋詩詞,乃知飲酒不是容易的事,遙想李白當年鬥酒詩百篇,氣勢如奔雷,作詩則如長鯨吸百川,可以知道這年頭飲酒的人實在沒有氣魄。現代人飲酒講格調,不講詩酒。袁枚在《隨園詩話》裡提過楊誠齋的話:“從來天分低拙之人,好談格調,而不解風趣,何也?格調是空架子,有腔口易描,風趣專寫性靈,非天才不辯。”在秦樓酒館飲酒作樂,這是格調,能把去年的月光溫到今年才下酒,這是風趣,也是性靈,其中是有幾分天分的。   《維摩經》裡有一段天女散花的記載,正在菩薩為弟子講經的時候,天女出現了,在菩薩與弟子之間遍撒鮮花,散佈在菩薩身上的花全落在地上,散佈在弟子身上的花卻像粘齲那樣粘在他們身上,弟子們不好意思,用神力想使它掉落也不掉落。仙女說: “觀菩薩花不著者,已斷一切分別想故。譬如,人畏時,非人得其便。如是弟子畏生死故,色、聲、香、味,觸得其便也。已離畏者,一切五欲皆無能為也。結習未盡,花著身耳。結習盡者,花不著也。”    這也是非關格調,而是性靈。佛家雖然講究酒、色、財、氣四大皆空,我卻覺得,喝酒到極處幾可達佛家境界,試問,若能忍把浮名換作淺酌低唱,即使天女來散花也不能著身,榮辱皆忘,前塵往事化成一縷輕煙,盡成因果,不正是佛家所謂苦修深修的境界嗎? 文章來源:Xiling-彩妝與藝術公館 |The Walk-Through | 好運乾坤 人生無為__佛鴿 |章立凡的風雨讀書樓 | 盧悅盧悅的BLOG |《藝術創想》雜誌互動空間 | 幸福時光的BLOG |我們的《幻想1+1》 | 7nows |香草咖啡00的BLOG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臘肉吃完了。那還是去年剛進入臘月我就吵著鬧著要老婆給我醃製幾塊臘肉,它讓我想起了家鄉臘肉炒紫菜薹那道菜,回城後儘管吃遍了美味佳餚,可怎麼也吃不出來經過灶台大鍋,柴禾燻煙爆炒出來的那個味道,它含著家鄉春天泥土的芳香,犁鏵的銹色,還有那扯不斷的情節,再美的稀世佳餚也吃不出來我心中那絕美的味道。 “你別醃多了,有那麼三、四條豬肉就行了。”“買後臀尖肉就行,不要太肥,也不要太瘦,肥瘦各佔一半最好,千萬要帶皮的。”“對了,你抽空再到紅橋市場買塊狗肉,買一個後大腿就行了,再買條四、五斤的草魚,可要活的。”老婆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老家也是黃陂,知青下放時算是投親靠友下放在那裡,我這家鄉的一套講究,她是心領神會的,再配上絕好的輔料把它們醃製在一起,經過太陽光的自然風乾,掛在陽台上,還別說烹飪了,就是那色澤,就是那各具特色的味道,就會讓你垂涎三尺。我喜歡那種味道,含著家鄉山水的味道。 三月六日的驚蟄過去多日了,二十一日又將迎來春分的季節。臘肉爆炒紫菜薹、青菜薹也讓我吃了個夠,再想吃這道菜就是明年的事了。窗外的河柳都長出了小嫩葉,遠處可見的紫、黃色的迎春花給人一花獨放的感覺,在春寒料峭的北方著實讓人感到快意,也平添了春天的氣息,從某種意義上說,才讓我們真正感到春天的到來。這不得不讓我又思念起我的家鄉,也讓我隱約看到家鄉春耕的影子,詩意也在思想中張揚:早春夜,似無聲,隱約蟲叫匯榻中。微雨銜接天地顫,風鳴撼,呼萬物生靈蠕動。合衣立,雨淒淒,念鄉間舊舍酸窮。斗笠蓑衣牛兒駕,揚鞭起,冰水犁鏵春意濃。 姍姍來遲的春天,雖說誘人的綠一時還不能成為主色調,可春色卻在悄然中變的濃郁了。腳踏在郊外鬆軟的泥土上,沿著湖堤看成群的野鴨和鴛鴦戲水,呱呱的叫聲就像身後有鵝在追逐,突然有赤著腳在灣子裡走動的感覺,是種衝動讓我的思緒隨著藍藍的天空在瞬間就滑向千里之外的家鄉,那是我青春拋灑的地方,在當年這塊貧瘠的土地上讓我飽嘗了人世間的辛酸,也正是當年家鄉還透著涼氣的陽光讓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也讓我們全家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幾十年過去了,還惦記著那棟石屋,不再記恨過去的一切,心中只剩下對家鄉的思念,還有感恩之情。 想當年,這個日子口上正是春耕大忙的季節,現在的同事們哪知道我當年在家鄉磨練的也成為了一名種田能手,是當時我們生產隊在縣農技站註冊的唯一農業技術員,在當時全縣推廣溫室無土育秧,統領幾個大隊的片長曾召集全片的幾十個大小隊隊長和農技員到我們生產隊開現場會,學習我們的無土育秧技術,還當場表揚我這個北京知青,讓我倍受鼓舞。也不知道自己當年在村西頭稻場邊親手搭建的溫室育秧屋還在不在,要是在,可當村裡科技種田的歷史見證了。 其實我的家鄉一過正月十五就開始忙春耕了。村子周圍的池塘早在頭一年的秋收後就要輪換著抽乾池塘裡的水,目的是將池塘底部的塘泥當做天然肥料,搶在雨季前把它們挑起坡,並封好出水口,準備蓄水備耕。現在這些堆積如山的肥料早已陸續挑到田地裡,村子前準備播種育秧的水田正忙著耕作,水牛犁鏵走過,蕩起層層波瀾,陽光下定會閃耀著粼光,那簡直就是一副美麗的天然春耕圖,充滿了春天的活力。 早在頭年秋收後就投放了蘭花草籽的沖田,現在也應該是山花爛漫時節,那時我就把它當成迎春的花,格外喜歡,在錯落有致的層層梯田里散發著誘人的清香。還有山上坡地中和沖田兩邊,緊挨山邊的梯田,生產隊總喜歡把它們種上油菜,想必現在已是成片的綠,根據季節推算應該正是加速拔桿的季節,花骨朵應該裸露了,早熟的油菜花月底前後就要含苞欲放了,所有這一切都會讓人深深感到熱火朝天的春耕景象越來越濃了。 我忘不了在冰涼的水田里,戴著斗笠穿著蓑衣,一手牽著牛繩和拿著鞭子,一手掌控著犁鏵親自耕作的場景;我忘不了光著腳丫子,托付著鄉親們的希望,帶著我的助手,用反季節科學種田法,在春明前就在我的塑膜試驗秧田里播撒第一批水稻種子的場景;我忘不了自己高高的挽起褲腿,換上水田專用鐵打飛輪,駕著十二匹馬力柴油拖拉機,狂奔在犁鏵耕作過的田野裡的場景;我忘不了勞作之餘與朋友們在池塘邊、田埂上、山野中談天說地的場景;那一幕幕就像在昨天,有無數個故事不用特地去打造就會讓人心動,在我的記憶裡也是永遠不會褪色的。 白牆黛瓦,粼光滿堰。宛如雲梯,層疊青山。驚蟄蠕動,春日耕田。雨水滿盈,犁鏵四濺。命中注定,他鄉磨難。百般努力,真情為伴。青春不悔,心繫山川。思懷故里,山花爛漫。步入春天的懷抱,迷戀春天的色彩。吃家鄉的菜餚,自然就奔放出對家鄉的情懷。 一年之際在於春,關切著家鄉的變化。現在的春耕圖,與我三十二年前的場景完全不一樣了,黃陂縣早已劃入武漢市,成為黃陂區,可想而知,歸入城市版圖,家鄉會建設的更加美好。我家的石屋還在嗎?心中難捨,可歷史總將翻過這一頁。思緒可在瞬間飄移千里,美好的味道卻只能靠回味來添加它的色彩。 文章來源:Nittany Lines |愚記的BLOG | lucky的BLOG |步非煙的華音閣 | 寶寶的BLOG |楊志軍的BLOG | pu大雜燴 |賈昊東-專註銷售培訓! | First Draft |第一空間@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11 Reads)
【龍魚簡介】   龍魚,原產地稱之為AROWANA,華人的發音為「亞羅娃娜」,是西班牙語「長舌」的意思。其學名「SCLEROPAGES」是舌頭、硬咽狀的意思,按分類學上龍魚隸屬於OSTEOGLOSSIDAE科(骨舌魚科,又叫骨咽魚科)。    龍魚,屬於骨舌魚科,是一種大型的淡水魚。早在遠古石炭紀時就已經存在。該魚的發現始於1829 年,在南美亞馬遜流域,當時是由美國魚類學家溫帶理博士 (Vandell)定名的。1933年法國魚類學家卑魯告藍博士在越南西貢又發現紅色龍魚。1966年,法國魚類學家布藍和多巴頓在金邊又發現了龍魚的另外一個品種。之後 又有一些國家的專家學者相繼在越南,馬來西亞半島,印尼的蘇門答臘、班加島、比婆羅洲和泰國發現了另外一些龍魚品種,於是就把龍魚分成金龍魚、橙紅龍魚、黃金龍魚、白金龍魚、青龍魚和銀龍魚等。真正作為觀賞魚引入水族箱是始於50年代後期的美國,直至80年代才逐漸在世界各地風行起來。    龍魚全身閃爍著青色的光芒,圓大的鱗片受光線照射後發出粉紅色的光輝,各鰭也呈現出各種色彩。不同的龍魚有其不同的色彩。例如,東南亞的紅龍幼魚,鱗片紅小,白色微紅,成體時鰓蓋邊緣和鰓舌呈深紅色,鱗片閃閃生輝;黃金龍、白金龍和青龍的鱗片邊緣分別呈金黃色、白金色和青色,其中有紫紅色斑塊者最為名貴。這一科龍魚的主要特徵還有它的鰾為網眼狀,常有鰓上器官。    龍魚屬肉食性魚類,從幼魚到成魚,都必須投喂動物性餌料,以投喂活動的小魚最佳。動物內臟,易妨害消化系統,不可投喂。投喂的人工配合飼料多選用對蝦飼料(浮性) 。提醒您一點的是:魚和人一樣需要各種養份,不可以投喂一種餌料,應制定出一份營養豐富的菜單,以確保它的營養均衡。    龍魚適應的水溫介於24~29℃均可,如果魚只適應良好,甚至可以適應22~31℃的溫度。不過龍魚和其他的觀賞魚一樣,切忌水溫急劇變化。    龍魚,一種很古老的魚原產地稱之為Arowana,是西班牙語「長舌」的意思。其學名是「scleropages」是舌頭骨咽狀的意思。按分類學上龍魚屬於骨舌魚科(又叫骨咽魚科)。中國大陸稱為「龍魚」、香港人稱之為「龍吐珠」(可能是由於幼龍的卵黃囊象龍珠的緣故)、台灣人稱之為「銀帶」、日本人稱之為「銀船大刀」。 骨咽魚科的魚分別產於四個地方:亞洲、南美洲、澳洲、非洲。主要產於印尼和馬來西亞。  龍魚之分類:    根據龍魚的分佈幾種類,大致上可分為下列幾項:    亞洲:    (1) 紅 龍 〔Scleropages formosus〕    (2) 過背金龍 〔Scleropages formosus〕    (3) 紅尾金龍 〔Scleropages formosus〕    (4) 青 龍 〔Scleropages formosus〕    美洲:    (1) 銀 帶 〔Osteglossum bicirhosu〕    (2) 黑 帶 〔Osteoglossum ferrerirai〕    (3) 海 像 〔Arapaima gigas 澳洲:    (1) 珍 珠 龍 〔Scleropages jardini〕    (2) 星點珍珠龍 〔Scleropages leichardti〕 非洲: 黑 龍 〔Heterotis niloticus〕     紅龍    學名: Scleropages formosus    英文名: Red Arowana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通過給你一件從不珍藏的禮物,讓你佔有專屬情人,經過364日的廝守,在情人節這一天,重拾無法抗拒的本能情懷。2010年情人節即將到來之際,FENIX本能系列情侶指環閃亮登場了。簡單而經典的指環,中間鑲嵌一顆閃耀的鑽石,以極簡美學實現無距離感的舒適需求。 FENIX絕世魅戒俘虜2010情人節   如果說潘多拉無法抗拒魔盒的引誘,而將之打開,帶給世界災難,反而將希望關起。那「本能」對於世人來說,就如深藏體內的魔盒,在開啟的一刻,已經喚醒靈魂深處慾望的印記。   是誘惑總會讓人無法抗拒,在國際奢華珠寶明星中,2008年誕生的「本能」摒棄了彩寶懾人的光芒,只為解脫精神的枷鎖,以純粹的色澤直擊心底最原始的慾望。也擺脫了張揚的外形,只為追求從不珍藏的境界,以極簡美學實現無距離感的舒適需求。   FENIX絕世魅戒俘虜2010情人節   2010年,FENIX「Instinct」本能系列情侶指環,在沿襲從不珍藏的舒適感覺以及崇尚慾望釋放的理念中,將無法抗拒的系列魅力坦白的更為徹底。   整體鍛造而緊密貼合的雙環,通過鏡面拋光工藝呈現出的雙色光澤,道出情人間最熾熱的執著。由一顆原鑽切割而成的兩顆小鑽,分別以嵌入式鑲鑽設計牢固貼於外環戒壁中,將佔有的本能表露無遺。   就是如此對慾望毫無顧忌的傾訴,引無數情侶追逐而成就「本能」經典,先進的整體鍛造工藝,杜絕了生產過程中出現縫隙的可能性,使產品的密度超越以往5倍標準;6段標準弧度連接設計使內質精度達到0.1毫米,實現極致的舒適,任歲月流逝而永固;1000次以上的內圈手感測試標準。繁複的工藝,簡單的舒適,這就是經典的來源。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綏中草編業歷史悠久,在海內外早有盛名。早在清朝,人們就利用秫秸編織草帽,花樣有四趟紋、萬字花、三朵花等,工藝精湛,價廉實用,是當地居民慣用的遮陽、防雨的生活用具。   1982年,綏中縣小莊子鄉由山東黃縣引進以玉米果穗外皮為原料的草編技術新工藝。以玉米皮為原料的綏中草編有平編、扣編和辮編三種形式,做工精緻,款式新穎,美觀大方。綏中草編有汽車靠墊、折疊椅墊、圓桌墊、沙發墊、茶几墊、手提包、錢包、紙簍、門簾、地毯、手飾盒,各類筐籃等100多個花色品種,有77個樣品參加了廣州進出口商品交易會,14個品種進入國際市場,外商爭相訂貨,為國家換取了外匯。

Next